中外音乐家演绎敦煌遗音,敦煌遗音

2020-04-23 09:04栏目:戏剧中心
TAG:

中新社兰州6月12日电 (记者冯志军)12日傍晚,中国音乐人谭盾带领谭维维、巴图巴根、沈洋等,携手法国里昂国立管弦乐团、德国吕贝克国际合唱学院等近三百位音乐家,在甘肃敦煌同台再现了丝绸之路上的敦煌遗音,将敦煌壁画转化为音乐,并用西方交响乐生动展现了中国历史文化的厚重、博大。

图片 1

六年前,谭盾受邀参观了敦煌莫高窟,被敦煌壁画所展现出来的慈悲心怀和祥和宁静所感动,更被敦煌壁画中所记载的数百种乐器以及大乐队的演奏形式而震撼。后耗时六年,谭盾走遍中国国家博物馆、大英图书馆、法国国家图书馆,寻找散落世界各地的敦煌古谱,潜心制作音乐作品《敦煌·慈悲颂》。

音乐是敦煌壁画的重要主题之一,但鲜有人知千年之前的音乐到底是什么样的。明晚,在第34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上,作曲家谭盾将携手上海爱乐乐团,以《海上—天上—心上·丝路音乐会》交出自己的答案。在音乐会上,谭盾将带领乐团奏响他所还原的敦煌古谱,反弹琵琶、压脚鼓、五弦琵琶等古乐器也将亮相。昨天在接受采访时,正在紧张排练的谭盾分享了他寻找失散在世界各地的敦煌音乐手稿,还原壁画中唐代乐器的故事。他透露,希望未来在上海组建敦煌古乐团,将敦煌音乐带到世界各地。

“我去敦煌采风,听到敦煌几千年的手稿流散于世界各地,于是就想去追踪这些经文和手稿。不知道这些音乐的手稿都散布在哪里?后在敦煌基金会、敦煌研究院的帮助下,这些年在英国、法国、日本、美国各地寻找唐代的音乐原稿。”谭盾说,找到一些音乐原稿后,他就想通过壁画中的一些乐器,来演奏这些从世界各地搜来的敦煌遗音。

《心经》乐舞谱让人感动

本次敦煌站演出是《敦煌·慈悲颂》首次回到创作源头。谭盾在演出中借鉴了大量唐乐,为观众展现了一幅盛唐画卷,并且依照敦煌壁画复原了反弹琵琶、奚琴等古乐器,将中国传统乐器钵、木鱼、引罄等穿插在乐曲之中,让听众随着音乐畅游“丝绸之路”,在富有西域特色的古道上体味盛唐的鼎盛艺术。

“三四年前,我在北京看了一个有关敦煌经文手稿的展览,非常激动。”回忆起与敦煌遗音的渊源,谭盾显得非常着迷。他笑言,第一次听到发现敦煌石窟的王道士的故事,他就一直在思考,那些被偷偷卖掉的敦煌经文、乐谱,究竟到了哪里?

当晚,2019中国巡演《敦煌·慈悲颂》登陆敦煌大剧院。包括《菩提树下》《九色鹿》《千手千眼》《禅园》《心经》《彼岸》等演出章节,为观众献上一次跨越千年的回响,用音乐重现敦煌昔日的辉煌。(完)

为此,他翻阅了不少记载,更在朋友的帮助下,在伦敦、巴黎等地寻找遗失的手稿。其中,让他最感动的,当属珍藏在大英博物馆里的敦煌《心经》乐舞谱。“那是《心经》的全本,每个字都配上了音乐和舞谱。前前进进,前进进退,左左右右,中前中后,你读谱子时是可以还原舞蹈的,还有音乐的图示,有顿点。当时看到这个手稿,我想,写这些音乐的人,大概不会想到一千多年后,会有人拿着谱子在读、在唱,在想谁曾经演奏过。”

[ 责编:宫辞 ]

有了古谱,下一步就是还原。从五弦琵琶弹奏的《长沙引女》,到压脚鼓演奏的《水谷子》、反弹琵琶的《飞天》,谭盾在翻译这些古谱时,参考了林三谦、叶栋、陈应时等敦煌乐谱研究者的著作,更加入了他身为作曲家的理解。

“这些手稿最大的问题是只有音符,没有节奏,你必须按照自己的理解去编译,要回到中国诗歌、唐诗宋词的平仄韵律,回到《胡笳十八拍》《阳关三叠》《春江花月夜》《琵琶行》的乐韵。我是从作曲的角度,从归纳大众研究的角度去翻译的,我希望把这些敦煌的音乐写成深刻的心灵之声。”

用葫芦制作能反弹的琵琶

找到乐谱之后,什么样的乐器才能匹配敦煌的音乐?“我的办法是从壁画里寻找灵感,从壁画里寻找乐器的呈现。”谭盾说,前人学者对敦煌壁画中的乐器有很多研究,他的目标则是将一些失传的乐器找回来。比如,敦煌壁画中出现很多用脚踏着鼓演奏的画面,但这样的演奏方式似乎已经失传了。为此,他专门前往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起点泉州,并在那里收获颇丰,“泉州保留了很多唐代音乐的踪迹,他们还会用脚踩鼓表演,跟他们交流了我才知道,用脚踩鼓也能踩出音调,可以踩出哆来咪发索。”

不仅如此,敦煌壁画中的经典画面——反弹琵琶,也将在演出中还原。谭盾说,由于琵琶分量较重,过去演奏者往往只能呈现反弹的舞姿,并不能真正在舞台上演奏。“在壁画里,反弹琵琶是非常飘逸浪漫的,我猜想它的演奏一定是有炫技的感觉的,完全是梦的境界。但如果琵琶超过一斤,演奏员根本Hold不住。”

一次偶然的机会,谭盾在朱家角的商铺里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葫芦。他想,能不能用葫芦做琵琶呢?毕竟,葫芦自重较轻,敦煌壁画上也有许多葫芦形状的琵琶。于是,他将葫芦送到上海民族乐器厂,老师傅们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,做出了两件琵琶,一件重一斤出头,一件重9两,刚好合格。琵琶的弦,更是他在京都与奈良之间的一个小村庄,找到了一户传承了八代唐弦制作工艺的人家。为此,谭盾感慨地表示,这恐怕是反弹琵琶真正意义上的“世界首演”。

未来计划打造敦煌古乐团

谭盾的“敦煌计划”有整整十年之久,此次演出的《敦煌遗音》只是其中的上部。他透露,除了已经还原成功的五弦琵琶、反弹琵琶和压脚鼓,他还希望制作其他壁画中失传的乐器,“等乐器恢复到12件的时候,我希望能成立一个敦煌古乐团,它只弹奏敦煌唐代的乐谱,希望丝绸之路上盛唐的声音,能够被全世界的人听到。”

至于如何与全世界听众接轨的问题,谭盾说,虽然是古乐,但正如此次的演出一样,敦煌遗音也会与交响乐团合作,并加入高科技元素。“当原生态遇到高科技,会有非常不可思议的效果,非常朴素。我不是考古学家,挖掘敦煌的音乐,其实是为了未来。中国的音乐文化要繁荣,离不开传统。”

当然,在明晚的演出中,谭盾也有其他追寻中国传统音乐的尝试。比如,他将携手歌手谭维维,献上《心上丝路·中国民族声乐地图》。在这部作品里,华阴老腔、藏族哭腔、苗族水腔和陕西秦腔将分为四个乐章,以交响乐的形式表达和呈现,谭维维也将人声即兴演唱。采访中,谭盾大赞谭维维的演唱让自己的指挥都有些“发颤”,谭维维则谦虚地表示,希望唱出这些来自土地与生活的声音,“我在采风时发现,这些音乐是真正从大自然生发的,是从演唱者日常的劳作里出来的,我就是看着他们学,把情绪放在音乐里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戏剧中心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中外音乐家演绎敦煌遗音,敦煌遗音